网站首页 > 手游攻略> 文章内容

《剑侠情缘2:剑歌行》:国风武侠网游理想的鹅式黄昏

※发布时间:2021-3-23 16:03:54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今天在中国市场试玩新出的武侠MMORPG手游,就好像是在欣赏一出出网易《楚留香》COSPLAY模仿秀。

  《剑侠情缘2:剑歌行》不一定是西山居最难产的一款游戏,但肯定是特别出奇的,至少在游戏的印象里,2017年就看过这款“新作”的测试试玩,2018年底又看到西山居通过一众官宣游戏已在最终测试,预计将于2019年春上线。

  西山居负责《剑歌行》研发的制作人刘希先生曾经在2018年的一次探班会上阐述过产品的研发:轻社交、轻数值、重操作、重策略,“淡化数值,强调个人技巧”,“瞄准既不大量氪金,也不想疯狂爆肝的玩家”。对于厌倦了国产MMO手机网游套化框架的许多中国玩家而言,当然是很有吸引力的。

  然而这样一款被“腾讯独代”的第三方产品,多次说好的发行日期被一次次推迟,在游戏看来就一种原因,测试数据不过关,要么留存不过关要么付费不过关,西山居不得不将游戏回炉。

  “腾讯游戏”特别不能接受“大IP”失败,哪怕些微的失败风险,因此《地下城勇士》手游也是鸽了这么些年,让你下周才能玩到。

  西山居武侠手游的老传统,上来先播片,播片还不能跳过,这个玩家抱怨很多,但是玩过《新剑侠情缘》前作或是《剑侠世界》的玩家也没什么不能习惯的。

  但是《剑歌行》CG播片的质量还是很强大的,并非是污染玩家眼球拖延时间,总觉得西山居转型去做武侠CG动画,应该也能有不俗的成就。

  虚幻4引擎在2017年的中国移动游戏行业还是一个比较稀缺的噱头,但在2020年,虚幻4引擎已经成为了一种大作标配特别是“大世界MMORPG”的标配。事实上如果你跟游戏一样长期关注中国游戏市场,会发现《龙族幻想》、《新神魔》、《新笑傲江湖》、《龙之谷2》大家人均虚幻4,两张麻将桌已经不一定挤得下了。

  初看之下《剑歌行》的画面还是相当惊艳的,尤其是西山居非常擅长通过场景与配乐的组合打造“江湖感”,使得玩家的情绪代入体验总是要比国内其它武侠网游竞品更加优越,不像《楚留香》那般总有些《上古卷轴》中国版的既视感。

  但是不多久你就会发现《剑歌行》作为一个四年雕琢的西山居精品,完成度几近可疑,角色与场景建模各种灵魂穿模,你甚至可以“走进”上的一辆马车,两辆马车相向而行会全无互动互相穿透过去,仿佛全无物理碰撞,处处是诡异的视觉体验。

  尤其是在战斗过程中,玩家可以携带三名侠客NPC作为帮手,不仅是战力加成,这三个侠客会像其它网游里的宠物一样帮你打怪,似乎是想作为一种策略与视觉乐趣。

  尽管《剑歌行》制作人刘希先生曾经非常向采访强调游戏“重操作、重策略”的特性,但是既然《剑网3:指尖江湖》不能免俗也加入了自动战斗,最后《剑歌行》也没能例外。而不论是游戏亲自体验或是观察其它玩家的评论反馈,众口一辞谈的都是《剑歌行》战斗“太像升级版页游”,你就选个唐门弩手也是原地站桩输出,至少在游戏前期没有任何操作性可言,“一键到底”。

  《剑歌行》在宣传PR中突出强调的重大创新,首先是作为MMO网游取消了“等级”机制,玩家进入游戏后并不需要各种刷怪练级,然后才能参与深入玩法,“新手玩家甚至30分钟就能参加帮会战”,游戏深度不再受到等级。

  事实上“等级”概念在许多国产网游特别是页游领域一直是被逐步弱化的,当下众多MMO手游玩半天你至少能升到60级,一周就可以满级,“满级才是游戏的开始”,最甚者,当然是“一刀99级”,因此《剑歌行》干脆废掉等级,也是大势所趋。

  而取代“等级”在《剑歌行》当中出现的是一套“头衔”体系,升级头衔玩家要准备满足头衔的装备,去“风云榜”挑战对应的BOSS,还要消耗“牌子”,升级玩头衔相对头衔更低的玩家或是等级向下的就有了加成,“跟上大部队”。

  “等级”这个事情玩家一个人去野外挂机自动打怪,不管多恶心时间挂得足够长经验值总是能爆槽的,但是“头衔”则要求玩家去收集更多的“绑钻”(游戏升级装备要消耗钻石),“牌子”则需要玩家参与帮会活动与各种会战玩法获取,反而是玩家参与各种定时活动与社交玩法才能进一步提升战力,形成了更严重的游戏,这跟《剑歌行》早期提出的“希望降低玩家社交压力”,当然也是相悖的。

  你再瞅瞅《剑歌行》这个每周活动课程表,足见游戏的活动爆肝压力有多大,所有国产MMO竞品常见的套玩法,《剑歌行》也是一应俱全,各种蹩脚的伪MOBA团战。

  《剑歌行》重点宣传的另一创新,在于游戏的摆摊交易体系,替代传统手机网游的商城和拍卖行,玩家可以进行点对点交易,商议价格,“聊天频道里吼个坐标”,就能成为交易的场所。

  摆摊在MMO手机网游里其实也不是《剑歌行》独有,至少网龙的《魔域》系手游就保留了端游摆摊的传统,玩家不一定知道的是,其实西山居与网龙联合开发了《风暴魔域》手游,两家公司合作的第二代产品不久也要上市了。

  然后你还会发现,如果玩家不想到摆摊市集里“淘宝”接受视觉污染,你其实是可以花188元开个战令会员解锁权限直接查看当前城市内所有摊位商品列表的,这个列表,就跟传统手机MMO网游的商城拍卖行长得一模一样。

  作为“腾讯游戏”, 《剑歌行》设计了如此之多光怪陆离的付费点,不只是出现了188付费会员才能解锁的“杨门”流派,PVE强度显著高于其它选择,乃至于非常直白的“付费变强”,通过外装积攒魅力值,魅力值提升就能解锁额外的能力加成,甚至不用把外装穿到身上。遇到想要升级头衔却打不过风云榜,想要打过风云榜就必须提升战力,想要提升战力就需要升级头衔的螺旋怪圈,爽快付费总是玩家最直接的破局之道。

  188,288,588,只要有玩家愿意进来,游戏总是有办法你付费,不用等级卡着你就用头衔卡着你,不用头衔卡着你就用战力卡着你,战力卡不住你你还想要参加帮会玩法,战力总比别人落后一截别人不带你玩你说你怎么办吧。

  看到公屏上不时划过的“战力排行X的大佬YYY来到了襄阳!”,你就知道,这游戏真是太拥抱中国下沉游戏市场了,好不好玩不知道,花钱就一定能让你赢,就差背后给你插对金灿灿的翅膀。

  反观《剑歌行》制作团队2018年接受的各种采访与释出信息,“轻社交、轻数值、重操作、重策略”,“反套不跟随”,游戏会怀疑这位制作人是否一直以为自己是在做另一款游戏,而西山居员工偷偷把如今玩家玩到的这款《剑侠情缘2:剑歌行》上传到了应用商店。

  在游戏看来,如果说《剑网3:指尖江湖》一年后的养成卡牌转型是郭炜炜先生任性未能得到商业证明之后的无奈,《剑侠情缘2:剑歌行》就是一个特别纯粹的设计灾难了,想重做都不知道从何下手。

  《剑侠情缘2:剑歌行》如今在Taptap的评价4分不到,如果不是时常有这么一串奇怪的帐号托市,评分可能还要更低。

  西山居方面在8月3号为《剑侠情缘2:剑歌行》在珠海金山软件园举办了盛大的发布会,“英雄大会”,邀请了国内硕果仅存的少数几家游戏负责人,或是资深编辑,“到此一游”,包括你们都很熟悉的触乐网与游研社。

  然后大家回家洗洗漱漱发布一篇西山居方面提供的公关文章,稍作修改,非常巧妙地回避游戏的实际体验,回避最当下中国主流商业游戏的光怪陆离。

  研究游戏发现快乐的朋友主要是针对30年前的FC游戏,反映当下中国玩家的体验,似乎没那么要紧。“当国产游戏做得足够好”。

  看着郭炜炜先生在台上与一众制作人围着《剑侠情缘2:剑歌行》玩得津津有味,在座朋友与观众似乎也看得津津有味,再看看游戏在Taptap的玩家评分,既是诧异,也是遗憾。

  离开了腾讯的“剑侠情缘”或许会有更多风险在商业上遭受失败,但至少不一定时不时要被如今这般的《剑歌行》鞭个尸,一次又一次耗损玩家对国产武侠游戏梦想的情怀与记忆。

  一年之前,巨鸟多多工作室顶着压力宣布与腾讯合作,联合官宣将旗下《多多自走棋》交予腾讯代理,转移玩家数据到腾讯渠道,诸多游戏发文表示看好“强强联合”,巨鸟多多与腾讯的合作将使《多多自走棋》并入腾讯电竞版图“迈进下一个时代”。

  一年之后,巨鸟多多工作室宣布与腾讯友好结束合作,腾讯服务器上的《多多自走棋》玩家数据将被全部删除,吞掉玩家一年的消费与游戏进度,而巨鸟多多将会重启《多多自走棋》的运营,“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维基解密黄菊自杀

  

狗狗币 火币